您当前的位置:  » 市情 » 民俗风情

纳雍滚山珠:一个民族的迁徙记忆

点击量: 次 字号:[ ]  [我要打印][关闭] 视力保护色:

 

苗舞“滚山珠”惊艳九运会  陈私勇/摄

 

 

 

 “滚山珠”集芦笙吹奏、舞蹈表演、技巧艺术为一体,舞蹈动作古朴、刚柔相济、粗犷豪放。  祝 绯/摄 

 

 

国家首批非物质文化遗产苗族芦笙舞“滚山珠”    潘中泽/摄 

 

    叠罗汉之一(国家级非物质文化遗产“苗族芦笙舞《滚山珠》”)   潘中泽/摄 

 

 

    “滚山珠”之斗鸡舞  魏运生/摄 

 

 

纳雍县苗族芦笙舞“滚山珠”   李 践/摄

 

 

 

    迁徙,是苗族的一段凝重历史。
    浩繁卷帙中,最为悲壮的迁徙,应数蚩尤败于黄帝之后的那一段。
    据传,在那段悲壮的大迁徙中,一支数万人的队伍把故土的房屋、山冈、河流以图案形式复制到裙裾和披肩之上,然后朝着黔西北黑羊大箐艰难进发。即将到达时,眼前荆棘丛生,迁徙受挫。
    进退维谷之际,苗族后生挺进荆棘丛中,用身躯滚出一条道路,所有人这才得以安家落户。
    为了铭记迁徙途中的艰辛,苗族后裔模仿先辈以身开路的动作,佐以芦笙伴奏,自创了名叫“地龙滚荆”的舞蹈。“地龙滚荆”的写实命名,寓意人与自然的对抗,表达了人定胜天的坚定。
    这种采用写实方式命各的舞蹈,后来渐渐演绎成为写意的表达——滚山珠。
    滚山珠这一舞蹈形式,附着了苗家人对自身民族的迁徙记忆,沉淀了这个民族的历史与文化、心理与感情、思念与传承。
    滚山珠自上世纪走进北京、走向欧洲之后,就以其丰富的内涵和高难度的技巧,惊艳华夏、享誉世界,成了纳雍人的骄傲。
    ……
    几只土碗在地上摆出一个圆,手持芦笙的男男女女开始了一场美轮美奂的表演,动作舞起来,芦笙吹起来,动作里连着故事,声音里藏着艰辛……
    围着一地的土碗圈子,边奏边舞,苗家男人帽子上插着的箐鸡尾,舞成了一个民族的坚韧,苗家女子头顶盘绕的红线,舞成了一种亮丽的光影。
    最先把仅在民间传承的滚山珠带向世界大舞台的,就是纳雍县猪场乡的一位苗族汉子。
    他叫王景才。
    因为滚山珠,他的身上还有一道无上光荣的光环——全国第二批国家级非物质文化遗产项目代表性传承人。
    这一光环里,嵌着他的青春、意志和智慧。
    王景才的家,在纳雍县猪场乡新春村木花营组。
    10岁那年,他到离家5公里的倮保俚小学读书,吃住在学校附近的外婆家。三舅黄顺强是远近闻名的芦笙舞高手,王景才仰慕三舅,便跟着学。
    两年之后,王景才学成回家,当了芦笙舞老师,弟弟王景全成了他的第一个学生。
    1983年,王景才家人接到县里的通知,要王景才、王景全兄弟到毕节参加汇演,演他们的“地龙滚荆”。这无疑是一件很长脸的事情。
    “山药蛋”要进城,得换芦笙、买服装,父亲王绍华只好卖了耕牛。
    这正是滚山珠走出山门的第一步。
    虽然只是一小步,但这一步却牵动了滚山珠加速奔跑的步履。
    之后,王景才将一些杂技元素融入芦笙舞,滚山珠表演从此多了搭桥、叠罗汉、双飞燕、倒栽桩等造型。这样的演变,使得苗族芦笙舞积累了升华的更多能量,为其从再现型的“地龙滚荆”演变为表现型的“滚山珠”奠定了基础。
    1989年,一直称为“地龙滚荆”的苗族芦笙舞被王景才更名为滚山珠。也是在这一年,纳雍组织滚山珠舞蹈队配合贵州省少数民族歌舞团远赴广州演出,滚山珠一时轰动羊城。
    翌年,北京亚运会,滚山珠连演28场,7分钟节目赢得18次掌声。
    1991年,受文化部公派,滚山珠赴港参加中国少数民族艺术汇演,港澳同胞齐声赞誉。
    至此,这个几乎堪称“草根艺术”的苗族舞蹈终于具备了叩开世界大门的强大能量——1992年,滚山珠表演队赴荷兰参加第37届国际民间艺术节,巡演于挪威、比利时、丹麦、波兰,捧回了世界民族民间艺术的最高奖——金山杖奖。
    滚山珠所表达的,是苗族先人与自然的对抗,既是肉体与现实的对抗,也是意志与环境的对抗。它最伟大的艺术特征,在于它汇集了奏与舞两个元素,声与形的契合,口与手的协调,个体与群体的交融,达成了它的难度,成就了它最耀眼的亮度。
    风格粗犷豪放、动作高难惊险、文化内涵深厚,滚山珠不可复制的惟一性,蕴涵着苗族这一族群坚韧顽强、不屈不挠的性格,给了人们更多的暗示与审美。
    2005年12月,滚山珠商标正式在国家工商总局注册。次年,滚山珠被国家文化部确定为国家级非物质文化遗产。
    越是民族的,越是世界的。今天的滚山珠,已经成了纳雍的一个代表性符号,成了中国民族文化艺术宝库中不可或缺的一枝奇葩!

上一篇:
下一篇:

相关信息

触碰右侧展开